来时月

【撒米】写在水中的约定 Chapter 2

Miyako:

之前片段的升级版,结尾处改动比较大,总之原来写的都不算数。前半部分私心其实更喜欢片段,然而构思到后来这文已经一点逗比感都没有了,所以老妙的形象调整了两次之后变成了现在这样。但是我说你们别总盯着一个配角的智商啊,就没人在意一下无所不能的沙织、天才黑客小艾或者标题的含义么?

米罗问为什么他们没有猫头鹰说明他已经对童话产生了怀疑(并不是间接地在表达他想要玩具),但是撒加不希望他过早地丢掉小孩子的天真,所以他偷换了概念,暗示不是他们没有而是他现在还给不了他——否则就变成不懂事的米罗和溺爱弟弟的撒加了。

总之,下章开始进入正题。

 

Chapter 2

 

“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河上飘着柔曼的轻纱……”

米罗打量着身边驾驶座上的卡妙,后者正轻轻地用俄语哼着《喀秋莎》,带着违和的小舌音。这位初见时优雅礼貌的绅士在十多分钟前突然变成了枪战的主角,然后一言不发地当着特警的面将他强行带到了一辆看似随处可见的吉普车上,天知道这根本不是一辆普通的交通工具,后座上居然不加掩护地堆放着各种武器。对于米罗的提问和抗议他都避而不答,只说了一句:“到了就知道了。”

那张毫无表情的脸上没有透露出任何信息,米罗无奈地放弃了进一步的窥探,把头转向窗外,可惜夜幕中他只能从车窗上看到他的猫头鹰正安慰般地蹭着自己故作平静的脸。

卡妙瞥了一眼安静的米罗,然后渐渐地加大油门。车厢里突然剧烈的晃动让米罗不得不腾出一只手牢牢抓住扶手,另一只手则紧紧地把宠物圈在怀里。他重新将视线转向卡妙,罪魁祸首仿佛跟没事人一样,依然悠闲地哼着歌。后座的武器随着颠簸开始相互碰撞,发出仿佛随时会走火的声音,米罗突然意识到自己在这接连两起意外中的反应太过冷静了。

“喂,你能不能开慢点?我晕车!”他故意做出生气的表情,用焦躁的语气抱怨着,卡妙看了看他,然后放松了油门。

吉普车最终在警局前停下。米罗不知道这究竟算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虽然这说明卡妙并不是什么危险分子,但也意味着他无法用特殊手段脱身。算了,将计就计吧,他深吸一口气,跟着卡妙走进了警局,来到了一间似乎是专门用来问询的办公室,没开暖气的房间让他不禁有些哆嗦。

“好了,米罗先生,我是来俄罗斯协助执法的警察。我有几个问题想请您回答一下,可以吗?”卡妙熟门熟路地坐下,然后亮出了自己的证件。

“你是希腊人?跑到俄罗斯执行任务?”证件上熟悉的母语让米罗吃了一惊,从卡妙随口编造的职位和他说话的口音来看,米罗真的以为他是法国人。

“国籍而已,我的父母都是法国人,因为在俄罗斯上过几年学于是这次被派来协助任务,有问题吗?”卡妙轻描淡写地解释着,看起来这个问题他已经回答过无数遍了。

“你应该去当玛丽苏小说的男主角。”米罗几不可闻地闷声说道,猫头鹰趴在他怀里笑得几乎要断气。

“你说什么?”

“哦,我只是有点好奇,刚才的会场里有希腊罪犯?”

“差不多吧,是一个金融业人士,如果不是他拒捕,也不至于变成枪战,总之,具体情况你明天自己去看报纸吧。还有别的问题吗?”

“没有了。”米罗端正地坐好,“那么你想问什么,卡妙警官?”

卡妙微微抬头,示意他的宠物:“你为什么要把它带去会场?”

“它自己一路跟过来的,它总是这样。”米罗半真半假地随口胡扯,顺手抚摸着猫头鹰的毛。

“你们感情真好。”卡妙边说边拿起了纸笔,“那么你当时在会场里做什么?”

“当然是参加年会,还能……”

“我是说,”卡妙打断了他,目光突然变得犀利起来,“你东张西望地在找什么?”

米罗有些懊恼,他已经尽可能谨慎了,可谁知道会场里会埋伏着警察?

“找人,维恩生物的路尼,有一些业务的问题需要请教。”

“你没有说实话,如果是找他,完全可以光明正大地询问工作人员,何必鬼鬼祟祟的。而且,米罗先生,恕我直言,你在面对意外时的表现实在太冷静了,我有理由怀疑你的真实身份。”

米罗抬起头看着卡妙,年轻的警官脸上写满了怀疑、敌意、提防。

那是他最厌恶的眼神。

普通的谎言怕是骗不过他了,米罗想,最有欺骗性的借口,一定是基于真实的。

而他的确在找一个人,一个永远无法再回到他身边的人。

“米罗先生?”

“我在找一个……朋友……”迷茫而又痛苦的声音自然到丝毫没有伪装的痕迹,让他自己都有些意外。

“朋友?”

“他两年前在德国失踪了。我报了警,但是直到现在都没有结果。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只是习惯性地在人群中找他,谁知道什么时候说不定能找到呢。我是不是挺傻的?”米罗自嘲地笑笑。

卡妙显然相信了:“不,没有,这是人之常情。”

“至于你觉得我过于冷静了,那只是心理素质比较好而已,信不信随你。”

对话陷入了沉默。米罗低头不语,那些幸福而又痛苦的回忆被强行唤醒,浸满了他的思绪。卡妙看着他,突然为自己的敬业精神无意间伤到了对方感到抱歉。

“对不起,米罗先生,很抱歉占用了您的时间。我没有别的问题了,您可以走了。需要我送您么?”

“不用了,”终于摆脱困境的米罗揶揄地笑了笑,“我不想再坐你的车了。”

警局门口,当米罗拉开出租车门时,卡妙突然又叫住了他:“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告诉我您的朋友叫什么名字?或许我可以帮您。”

卡妙看似真诚的眼神里还是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怀疑,米罗犹豫了一下。

“他叫撒加。”

 

米罗是在糖果屋门口被撒加捡到的。

他是天生的魔法师,却生在了普通人家庭。没有人意识到、更没有人告诉他该怎么控制自己的天赋,他总是在无意间造成各种破坏,而父母也只以为他是个比别人更顽劣而不听管教的孩子而已。

直到有一天,4岁的他当着所有人的面,凭空烧掉了那个总是欺负别人的大孩子的几根头发。

没有人赞扬他的勇敢,他反而成了整个街区里所有人都避之不及的怪物,投到他身上的只有怀疑、敌意和提防的眼神,这其中甚至包括了他的亲人。

终于有一天,当他在人流涌动的集市上被糖果屋橱窗里彩色的包装吸引而情不自禁地跑过去时,他的父母狠心地抛弃了他。等他回过头,视线里再也没有了他们熟悉的身影。

他不是没有想到过这样的结局,在他们罕见地主动提出要带他去集市的时候他就有了很不好的预感,但他不愿往坏处想,他安慰自己这是因为他们不再讨厌他了。

可事实是只剩他一个人抱着膝盖坐在在糖果屋的门口,看着其他的孩子们牵着大人的手快乐地跑来跑去。他低头看向地面,像个没人要的小猫。

直到一个人在他面前停下脚步。

他红着眼睛抬起头,撞上了撒加惊讶的视线。

撒加是来集市采购过节用的零食的,他所在的魔法师公会的会长史昂最近又收养了几个没人要的小魔法师,年事已高的老人整天忙得焦头烂额,而年龄最大的撒加自然承担起了跑腿的任务。他在很远的地方就感觉到有强烈的魔力正不加控制地释放出来,虽然史昂万般叮嘱不要招惹麻烦,可担心会发生意外的撒加还是硬着头皮向魔力的中心走去。

他没有发现任何危险,只有一个小孩子坐在那里,伤心地看着他。

“你怎么了?”

“爸爸妈妈不要我了。”

撒加起初惊讶的是这么一个小不点居然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但在看到他明明已经两眼通红却努力忍住不让眼泪掉下来的样子时,他的心一下子软了。

他想到了同样曾被抛弃的自己。

如果他不管他,这个漂亮可爱的孩子会有什么样的遭遇?会不会像曾经的他一样被送到普通的孤儿院,受尽歧视,然后又偷偷地逃出来,在街头漫无目的地流浪?

史昂一直教导他要保护每一个同伴。撒加不理解同样是孩子的自己要怎么去保护别人,但这一刻他突然产生了一种觉悟:无论他有多少力量,都绝不会把眼前的孩子交给任何人。

他蹲下身,把他紧紧地抱在怀里,小家伙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等他哭够了,撒加才松开手臂,小心翼翼地擦掉他满脸的泪水,然后伸出手:“愿意跟我走吗?”

“去哪儿?”他用浓重的鼻音带着哭腔问道。

“一个属于你的地方……属于魔法师们的家。”

当时的他还不知道魔法师为何物,他只知道很久都没有人拥抱过他了,撒加的怀抱那么温暖,他愿意跟他走——反正没有什么会比现在更糟糕了。

他慢慢地把僵硬而颤抖的小手放在了稍大的掌心,然后被牢牢地握住,他第一次看到有人向他露出了真挚的笑容。

他的人生从此被彻底改变。

那天,撒加忘记了他该买的东西,却得到了远比糖果贵重无数倍的珍宝。

他将他带到了公会,史昂惊喜地看着眼前这个小小的天才。“可以让我来照顾他么?”撒加问道,语气中却是不容置疑的坚定。

史昂对他的主动非常满意:“他是你找到的,当然可以。”

12岁的撒加在他眼里俨然是个大人了,他给了他曾经只在梦中才敢想象的一切,他教会了他读书写字、如何使用自己的天赋、如何与别人相处,还给了他新的名字——米罗。他告诉他不要再去想那些难过的回忆,从今以后米罗会和所有爱他和他爱的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他照做了,他将遇到撒加之前的事几乎尽数遗忘,他甚至不记得自己原来叫什么。他把16年来的每一天都深深地记在脑海中。

但最终这些快乐的回忆却反过来带给他成倍的伤害。

他永远忘不了那一天,撒加和艾俄洛斯在德国当地公会的请求下一起前去调查魔法师失踪事件。出门前撒加一如既往温柔地吻了他,说一定会在他20岁生日那天赶回来,他有惊喜要给他。

可撒加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食言了。他们没能在计划的时间内返回,米罗只觉得内心一阵阵慌乱,强烈的不安挥之不去。他突然想起撒加出发的那天,自己正窝在被子里睡懒觉,甚至没有好好地看他最后一眼。

直到第二天,身负重伤的艾俄洛斯才在他人的护送下回到了雅典,只有他一个人。

撒加没能回来。

“……我们在前往山上的别墅区调查时突然遭到了攻击,对方使用了夺走他人魔力的禁术,撒加把我推下了山坡……等我清醒过来后我们找遍了整座山,都没有他的踪影……”

米罗什么都听不进去,他只知道自己在20岁的第一天失去了最重要的人。既是亲人又是爱人的撒加早就成为了他生命的一部分,而现在,他一半的灵魂仿佛都随着他的失踪而死亡了。

他不愿接受这个现实。他要求沙织将他调到财团在德国的分公司,然后几乎把大半个国家翻了个遍,却依然没有任何线索。

直到半年后,一只漂亮的猫头鹰砸碎了酒店的玻璃窗飞了进来,用复杂的眼神看着他。

正在为下一次的外出整理行李的米罗只是瞥了它一眼,然后移开视线,没有理它。他没有兴趣关心任何其他的事。

“米罗?”猫头鹰居然说话了,他这才抬起头和它四目相对,算是默认了自己的身份。

“我是撒加要送给你的宠物!”

熟悉的名字让他立刻激动地站了起来,他想起了撒加说过要给他的惊喜。他扔掉手里的东西一把抱过猫头鹰:“撒加呢?他在哪里?”

猫头鹰歪着头:“我也不知道。”

失望和痛苦重新回到了他苍白的脸上,米罗松开手,绝望地坐在地上。

猫头鹰一言不发地看着他,突然猛地跳到了他的头上啄着他的头发:“清醒一点吧!撒加已经不在了!毫无防备的他根本抵挡不住那种禁术的!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觉得他会高兴吗!你想让他死了还要为你担心吗!”

“放开我!”米罗毫无形象地和它扭打在一起,房间里一时羽毛纷飞,直到双方都无力再战才重新恢复安静。

“他一直悄悄地把我养在树林里。”猫头鹰打破了沉默,米罗抬起头看着他迟到了半年的生日礼物,眼里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敌意。

“他说你一直想和魔法故事的主角一样有一只威风凛凛的猫头鹰。”

“他说你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人。”

“你是他唯一的弱点。”

“即使你已经长大,也永远都是他的小米罗。”

昔日的回忆随着它的话语如同洪水一般向他涌来。他想起很久以前那个阳光灿烂的下午,他在一家玩具店门口突然停下脚步,拉住了撒加,在后者疑惑的目光中指着一只胖胖的猫头鹰玩具问:“撒加,明明魔法故事的主角都有猫头鹰,为什么我们没有?”

他的保护者神情复杂地看着他,忽然笑了。他拉着他走进店里,毫不犹豫地买下了那个对当时的他们来说十分昂贵的玩具,蹲下身递到他面前:“拿好了,现在米罗也有他的猫头鹰了。喜欢吗?”

他小心翼翼地从撒加的手中接过,最初的惊讶很快变成了难以抑制的兴奋,他用力地点了点头。撒加疼爱地摸着他软软的卷发:“以后我一定会送你一只真正的猫头鹰的。”

在他早就明白他们根本不需要借助这样的原始手段来通信,在他曾经爱不释手的玩具被束之高阁,在他自己都把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的时候,他却收到了这个意外之礼。

可当初承诺他的人如今又在哪里?

“他很久都没有来树林了,连你的生日都早过了,我觉得有些奇怪,就找到了他所说的公会。我听到你的朋友们说你在这里,他们都很担心你……”

猫头鹰忧伤而又温柔地看着他,似曾相识的眼神让他忽然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是撒加正注视着他。

视线逐渐模糊,米罗突然觉得鼻子酸酸的,双唇也开始颤抖。“别说了!”他失控地怒吼了一声,把猫头鹰紧紧地抱在怀里,压抑了半年的泪水伴随着无声的哀嚎夺眶而出。

撒加,我不想要什么猫头鹰,我想要的只有你。

米罗终于重新回到了正常的生活轨道。然而在内心深处,他从未放弃过寻找撒加的念头,即使他真的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他也要找到他最后的痕迹。冥冥之中他始终有一种预感,撒加还活着,而且就在他的身边。

 

第二天,猫头鹰比他的主人更早地醒来。米罗回到酒店时已经是深夜,卡妙的问询让他十分疲惫,在向艾俄洛斯汇报了任务失败后,他随意冲洗了一下倒头就睡,甚至对他的宠物不经同意就硬钻进被窝的行为也少见地没有任何抱怨。

“米罗,你梦到什么了呢?”猫头鹰静静地看着黑暗中他忧伤的睡脸,然后小心地伸出翅膀,用柔软的羽毛抹去了他眼角淡淡的泪痕。

评论

热度(60)

  1. Deliris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2. 来时月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3. 霜月遥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